奕凌净锐

全职粉,美漫粉
全职主叶橙,叶柔叶果也吃,漫威主铁椒,铁贾,
Dc主红绿,
熬夜修仙党,初中党,(虽然不努力,依然年级前百(表揍我))
the flash 狂热追剧者,喜欢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书荒ing,

叶橙,庆幸一直爱着你(完结)转载,侵权请联系

“我没有办法改变过去,没有办法让过去的伤心的你开心,但我可以保证,将来的你,不再是一个人。”
“因为你的身边。。。”
“一直会有我啊。”
“你,愿意么?”这是叶修第二次问她这个问题了。
苏沐橙没有说话,她的所有思绪都在脑海里四处腾飞,那记忆像羽毛一样散落在岁月的各个角落,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拼不成一句完整的话语。
她想和他四目相对,然后说出自己早就想好的答案。
但她从没想过,自己竟需要如此大的勇气才能把自己的眼睛对准那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面孔,甚至在她告白失败后她也能淡然地看着他的眼睛,虽然那时细细的泪珠已经遮盖了她的眼睛。
但是这一次,自己能就这么静静地呆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从他那里传来的温暖,她觉得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没有白费。
不,何止没有白费,她甚至觉得不确定关系都没关系,只要能保证你还在我身边;还能在我孤独寂寞、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然后抱住我;还能在我醒来时看见你,这就够了。
有他这句话,之前的十年,甚至更多年,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又算的了什么呢。
只要有你在,所有过去,所有拒绝,都可以无伤。
他承诺他会一直呆在自己身边,更改接下去所有的情节。
我们,就是故事的男女主角,只有我们才能改变故事的结局。
“所以,你,愿意么?”叶修见她一直低头不语,还以为她没听见自己所说的,于是又问了一遍。
叶修松开了紧抱着苏沐橙的手,然后在她的惊异的目光下,缓缓下跪,直到单膝跪地。
他抬起头,让两人的目光接触,然后缓缓开口,说出那句让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说出的话。
他说:“沐橙,你愿意,嫁给我么?”
苏沐橙连忙点头,匆匆地将叶修从地上拉起,然后又扑入心爱之人的怀里。
“我当然,愿意啦。”苏沐橙的头靠在叶修的肩膀上,“我愿意,大傻瓜。”
她顿了顿,然后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对自己说道:
“我可以继续喜欢你了,真是太好了。”
叶修搂紧了怀中的女孩,鼻子里所呼吸的是属于她的香味,那是他想要拥有的,想要独家占有的味道。
“咳咳。”耳边突然响起老魏和方锐的特别响亮的咳嗽声,苏沐橙抬头一看,兴欣的众人不知什么时候又进来了,而且自己还一无所知。
完蛋了,完蛋了,刚才自己的样子肯定被他们看去了。苏沐橙心想,害羞地朝叶修的怀里拱了拱,把头埋在叶修怀里,不肯抬起。
“我说你们两个,秀恩爱回家秀行么,叶不羞不是我说你,你们两个在我这个老人家面前也要多注意点嘛。”老魏不满的抱怨声传来,显然是对这种光天化日之下秀恩爱行为的愤慨。
叶修短暂思考了下,然后笑了笑,没有回答,反而温柔地对苏沐橙说:“沐橙,抬起头来。”
不知原因的苏沐橙无辜地抬起头来,然后叶修的嘴巴就堵上了苏沐橙想要说话的双唇。
很软,很甜,像在吃酥甜的棉花糖一样让人着迷。这是叶修的想法。嗯,还有奶油瓜子的味道。
周围一片下嘴唇碰地的声音。
不愧是心脏啊,大家一阵感慨。在大家面前秀恩爱不仅不收敛,反而得寸进尺,不愧是叶不羞啊。
当大家终于想到要拿手机记录下这一伟大时刻时,叶修也停下了他的动作。眼前的苏沐橙两颊通红,也许是刚才叶修的吻太过于意想不到,以至于耳垂都有点微微发烫。
她终于可以不再担心离开他了。
他说要改变故事的结局,但其实,故事的结局早就被注定好了,注定好了他们要在一起。
就好像他们之间不变的爱一样从过去到将来,都不会改变。
庆幸,可以,这么,一直不变地爱着你。
庆幸,你,还在我的身边。

叶橙,庆幸一直爱着你(四))转载,侵权请联系

苏沐橙转身,迈开那不情愿的双腿,快步离去,她感觉自己快压抑不住自己心头涌上的悲伤和恐惧了。
她害怕,下一刻,她会忍不住转身再次投入那个熟悉的、温暖的怀里。
下一秒,她感觉自己被一双强有力的手臂从后面抱住,同时一个熟悉又带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不,不会有那一天的。”声音是那么温和,却又那么坚决,不容置疑。
“我没想过将来,也没想过自己会拥有属于我的家庭。”
“对不起。”他说。
那场噩梦不是白做的,虽然它给予了叶修巨大的痛苦,让叶修不能也没有勇气去回忆,但从某个角度来说它至少提醒了叶修一件事——他不能失去苏沐橙。
他习惯了在自己打荣耀时,旁边那个辅助的沐雨橙风。
他习惯了在自己咳嗽时,那个提醒他少抽些烟的声音。
他习惯了在自己关闭电脑时,那个靠在他肩膀上沉沉睡去的少女。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在一起十余年了。
他们一莲同体,互相依存。
他们一心同体,密不可分。
与其让苏沐橙离开自己,不如自己变得霸道,牢牢地把她拴在自己身边,他宁愿自己变得自私,变得想要占有她,不只是她的心,还有她的身体,她的一切。
他不允许眼前的这个人投入别人的怀抱,即使是礼貌性的也不行。
过去的角色,过去的设定,真的重要么?叶修问自己。
——不如忘记过去,重新开始。
从现在开始,他叫叶修,她叫苏沐橙,他们是恋人,是男女朋友,是未婚夫妻。
那些被叶修刻意压在心底的爱意如脱闸江水一样源源不断地涌来,叶修惊奇的发现,原来自己是那么在意苏沐橙,那么深爱着苏沐橙。
那颗爱情的种子终于突破了坚硬的土壤,开始慢慢发芽,长出青油的嫩苗。
“以前忽略了你的感受,以为一直回避就可以不去考虑这些。”
——怎么可能啊,回避也只是强行把爱意压下而已。
“可现在,我发现我错了,大错特错。”
——对不起,到现在才发现自己其实是那么的爱你。
“像我这样的人,除了你,还有谁肯喜欢啊。”叶修自嘲地说道。
——即使有别人喜欢我,我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喜欢你啊。
她是他的队友,是他的最佳搭档,是他的半个妹妹,是他的挚交,更是他想要用他一生去保护、去爱护的人。
——因为。。。。。。。
——我一直都像你爱我那样爱着你啊。
“所以,沐橙,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么,还有,兼职做我的。。。”叶修又向苏沐橙靠近,苏沐橙可以感觉到叶修呼出的热气打在自己耳朵上,这给她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叶修将苏沐橙的身体转过来,让他们面对面,然后又将苏沐橙那柔弱的身躯揽入怀中。
苏沐橙的心里满是激动和从地狱到天堂的狂喜。她不屈不挠、不怕艰辛地想要拥有叶修全部的爱意,她曾不止一次地幻想过叶修对她说爱她,并且将她抱在怀里,可当这一切发生时,却又让苏沐橙感觉虚幻,她担心,担心这一切都是海市蜃楼而已,只是她的一场美好的梦。
他的气息,是那么真实,带着浓浓的烟味,却让她着迷,让她为之痴迷。她感受过很多次属于他的气息,却没有一次这么近的,也没有一次这么温暖。
“我的。。。。未。。婚。。。妻。”
“你,愿意么?”叶修的语气突然变了,带上了些许请求。

叶橙,庆幸一直爱着你(三)转载,侵权请联系

“啊!啊!啊!”叶修喊叫着从梦中醒来,周围还是漆黑一片,他还是呆在自己的床上,不曾移动过。
“大半夜叫什么叫,你不睡我还要睡呢。”旁边传来老魏不满的抱怨声,叶修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还好只是个梦。”
他想继续躺下睡觉,却发现自己的枕头早就被被自己额头上不断冒出的汗水打湿。叶修没了睡意,从床上爬起,走到房间外面。
雨,还在下着,不知疲倦地下着,它可曾知道它惊扰了多少人。
它不知道。
叶修点燃一支烟,叼在嘴里,猛吸了一口,然后吐出长长的烟雾。叶修的眼神迷离,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场暴雨连续下了两三天,终于,太阳从厚重的乌云中探出头来了。
可日子又不太平了。
“啊,沐沐,你要搬出去,为什么?”一大清早就听到陈果的巨大的声音,叶修习以为常,以为又发生了什么大惊小怪的事。
嗯?
嗯?
等等。。。。。
沐橙要搬出去。。。。。。
叶修停下了手中的荣耀,走下楼来。大厅里一群人围着,叶修走上前去,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沐沐,你在这里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搬出去?”陈果不解道。苏沐橙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为什么突然就要搬走了呢,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也是作为一个死橙粉决不允许的。
“不为什么,我就觉得还是搬出去好一点,不打扰大家。”苏沐橙笑着回答,谁也没有看出她笑容中的无奈。
————果果,我也不想啊,我也想就这么一直呆在他的身边,可是。。。。。。。
“怎么会打扰大家呢,我们都喜欢你的啊。”陈果连忙说道。
苏沐橙只是微笑,那闭口不谈的样子就说明:她决心已定,都不要再说了。
陈果不断用眼神示意唐柔也说些什么,可是唐柔也用眼神表示:没用的,如果她肯听我们的,我早就说了。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你要搬出去。”在陈果沮丧时,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让她又有了希望。“对,对,叶修,你劝劝沐沐,让她不要搬出去了。”
看着叶修那张平时无论任何事发生都不会有什么太大变化的脸现在却阴沉得好像要挤出水来一样,陈果识相的大手一挥,让看热闹的兴欣众人都退了出去,有意没意地只剩下叶修和苏沐橙两人。
“好了,说说吧,为什么要搬出去。”在长久的沉默后,叶修首先打破了这种怪异的局面。
“不为什么,就是想搬出去了。”苏沐橙装作平静地回答。
“不许搬。”叶修的态度简洁明了。
“凭什么?你是我的谁?你有什么资格管我。”苏沐橙的态度突然强硬起来了,冲着叶修喊道。
“我是。。。。。。”叶修哑然,他还真不知道他是苏沐橙的谁,苏沐橙说得对,他没有资格要求苏沐橙。
“我。。。。答应了你哥哥要照顾你。”在短暂的思考后,叶修终于想到了他和苏沐橙的关系。
“为什么要搬走?”叶修抢在苏沐橙开口之前问出了问题。
“你总有一天会离开我的,不是么?”苏沐橙喊道,声音渐渐加大。
“我不会离开你的。”叶修坚定地回答。
“总有一天会的。”
“不会的。”叶修却坚持着否认。
“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么?”苏沐橙喊道。
“。。。。。。”叶修默然,他不知道这个问题他该怎么回答。
“我想和你在一起,永远在一起,即使不是恋人,我也想做你身边不可或缺的人。”
“可总有一天,你会离开我的啊,就像哥哥一样。”眼泪,从苏沐橙的脸庞上滑落,打在冰冷的地面上。
“你会有属于你自己的家庭,你自己的孩子,你自己的家,以及那个你深深爱着而她也爱你的她。”
“而我呢,你也知道,我一直喜欢着你,这么多年没有改变过,即使你一次又一次地拒绝我,我还是不变地爱着你,这些,你都知道么?”苏沐橙已经带上了哭腔,眼泪大颗大颗的落在地上。
“。。。。。。。。”
“哥哥死的时候,我已经绝望了,是你给了我希望,给予我温暖。你知道么,你的怀抱,对于别人来说可能不值一提,可对我来说,那就是我一直渴望的、却得不到的温暖。”
“我知道,这辈子,我已经不可能喜欢上别人了。”
“难道要我一直跟着你,看你一次又一次地拒绝我,到最后看你离开我么。”
——其实,我的愿望很简单,只想待在你身边跑跑龙套,享受你无微不至的照顾,拥有你表示安慰的拥抱。
——可是,这些,都是我迷恋而又必须要放弃的啊。
苏沐橙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叶修倾诉自己所有的想法,即使这些话都会使她的心疼痛无比,但一股巨大的悲伤涌上了她的心头,让她不得不把这些话都诉说出来。
“我已经不想再拥有一次失去至爱之人的痛苦了,所以,还是让我们互相远离吧,这对你,对我,都好。”
——我也不想分开,可我还是要,忍着痛都必须要放弃啊。
“叶修,”苏沐橙与叶修四目相对,那张精致的脸因为痛苦和悲伤而弄得面目全非。
“我不想再难过了。”

叶橙,庆幸一直爱着你(二)转载,侵权请联系

第二次表白,是她和叶修取得联盟最佳配合奖时,她认为,自己终于有资格对他说出那几个字了。
于是,在叶修特意为她举办的庆祝宴会上,苏沐橙开口:“叶修,你能当我男朋友么?”
叶修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住了,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但随即又恢复平静。他注视着苏沐橙的明亮的双眸,说:“沐橙,对不起,我不能。”
苏沐橙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眼泪还是喷涌而出,但她用手用力地擦去眼角的泪水,没有再多说什么,继续这已经被刚才那个小插曲而弄的变样的宴会。
她没有也不会放弃。
她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对待不会有回应的爱恋的,她只知道自己一如既往地深爱着叶修,爱着他的一切,他的身体,他的动作,甚至他身上浓浓的烟味。
公平的来讲,叶修不值得苏沐橙喜欢。苏沐橙是谁?联盟女神,集外貌和身材于一身的超级美少女,想要找到比叶修条件好的如同囊中取物,可她不变地爱着叶修,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感情的事没有公平。
苏沐橙就想像现在这样带在叶修身边,虽然不是恋人关系,可自己还能呆在叶修身边,还能看到他、享受他对自己的溺爱,这就够了。
虽然自己现在不是他的恋人,却仍然拥有着他绝大部分的爱,她依旧是他身边最特殊的人。
突然,一声惊雷打断了苏沐橙的思路,同时也让苏沐橙想起,叶修终有一天也会结婚,也会有属于他自己的家庭,也会有那个他深爱的女人。
而自己呢,难道就这么继续呆在他身边,分享他那总有一天要全部离她而去的爱意。
这样好么,这样真的好么?苏沐橙一遍一遍地问自己的内心。
如果他总有一天会离自己而去,那么自己还要再承受一次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么
自已明明看了那么多的电视剧,那些电视剧中死缠烂打的人,最终不也以失败告终、以泪洗面么。
那么自己呢?
苏沐橙低头,地上已经有了一大滩水渍。原来,自己还会为了他而流泪啊,不是说好不再哭泣的么,苏沐橙心想。
由于大雨的缘故,夜晚,叶修没有熬夜打荣耀,大雨使得整个网吧的电跳了,最快也要明天才能修好。叶修叹了口气,吸完最后一支烟,然后站起身,舒展舒展自己因长时间坐在电脑前而僵硬的身体,回房睡觉。
外边,风雨交加,雷声轰鸣。
里面,叶修躺在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但今天,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从不做噩梦的叶神,今天陷入了连环噩梦之中。
“!!!!!!”叶修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在这么一篇清幽的法国梧桐树林中,苏沐橙依偎在一个看不清脸庞的男人身上,那男人紧紧搂着苏沐橙,苏沐橙脸上满是幸福的样子,带着那种叶修习以为常的笑容。
叶修突然感觉自己的左边胸膛,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拿走,突然空了一块的感觉。
场景转变,出现在叶修眼前的是一个圣洁的礼堂,周围坐满了宾客,那礼堂中央,站着三个人,一个是叶修再熟悉不过的苏沐橙,此时的苏沐橙却穿着洁白的婚纱,手里捧着一束鲜花,完美得就像是掉落人间的天使,深情款款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
那个男子同样看不清相貌,只能看见一副温情的双眼,他穿着结婚礼服,同样深情地看着苏沐橙。
“这位女士,你愿意嫁给这位先生为妻么,无论他贫穷还是富有,健康还是疾病,你都伴随他左右,不离不弃?”站在中间的神父开始了他的说辞。
“我愿意。”苏沐橙点点头,开口道。
————不要啊!叶修喊道,用尽了他全身所有的力气喊道,可全场宾客和这对新人却都置若寡闻。
“这位男士,你愿意。。。。?”
“我愿意。”那男子开口了。那声音似曾相识,却记不起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叶修抓着他本来就脏乱的头发,想从脑海中找出这个声音到底属于谁,可无论他怎么回想,都想不起来了。
————给老子出来啊,想出来啊,这个混蛋到底是谁!!!!!!
“新郎新娘交换戒指。”神父用他那一尘不变的平淡语气说道。
两边的伴娘伴郎递上戒指,男子拉起苏沐橙的手,打开戒指盒,里面的精美的戒指展现在大家眼前。
叶修一个箭步冲上前去,试图抢过戒指,可是,当他的手碰到戒指时,他的手居然从那个盒子里穿了过去,根本未曾移动那枚戒指。
叶修再伸手去抢夺戒指,可那枚戒指始终安静地躺在那里,知道一个男人的右手将它拿起,套进一双属于女人的手中。
————不,不,不!!!!!!!叶修喊道。
同样的,他看见苏沐橙拿出戒指,替那个男人戴上戒指,脸上带着仿佛任何事发生都不会改变的笑容。
——不,不要,不要。。。。。。。。。叶修的声音已经沙哑了,可还是没有一点作用,该发生的还是要发生。
在众人的目睹下。在漫天飞舞的白色羽毛下,这对新人紧紧相拥,然后,在叶修如同疯了般的吼叫声中,那个男人的唇贴上了苏沐橙的娇嫩的红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叶修试图去分开两人,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
全场耀眼的灯光下,一对新人在忘我的热吻,谁都没有注意到倒在地上、像条奄奄一息的鱼,离开了不可分离的水。
眼前的世界再一次切换,是一个朴实的房间,由于贴上了许多的红色而显得格外喜庆,不难看出这是一间喜房。
床上端坐着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身着洁白婚纱,那隐藏在美丽头纱下的是一副同样美丽的脸庞,很明显,这是苏沐橙。
她正坐在床旁,两只小手不停地乱动着,不知道到底该放在哪里,索性让它自然地落在身子两边。脸上有了一层细细的香汗。她在紧张,叶修想到。
吱嘎,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男人,刚才那个和苏沐橙结婚的男人。他的脸上带着难以抑制的喜悦和激动,开始朝苏沐橙走去。
事到如今,叶修哪能不明白,这是苏沐橙和那个莫名的男人的婚房。
不,不,不!!!!!叶修冲上前去,一把拉向苏沐橙,却发现自己的手从苏沐橙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自己,根本不存在于这个空间,也就不可能触碰到这个空间的一切。
那个男人开始褪去苏沐橙的衣衫,而苏沐橙,脸上尽是幸福和紧张,任凭他替自己脱去那在这个时候碍眼的婚纱。
——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叶修从步入这里时就感觉自己的左胸异常疼痛,现在更是像是被撕裂了一样,被人活生生地撕开胸膛,取出那颗炙热的心,然后狠狠地扔在地上,又补上一脚,让它像水中的泡沫一样灰飞烟灭。

叶橙同人,庆幸一直爱着你(一))。转载,侵权请联系

苏沐橙已经忘了自己是多少次这么静静地看着叶修了。
叶修端坐在电脑前,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身子由于太过专注而微微靠前,嘴里叼着一只已经燃完的烟,烟灰结成长长一圈,掉落在叶修衣服上,可叶修却一无所知。
阳光透过厚厚的玻璃洒在叶修身上,金色的光辉下,叶修的侧脸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其实也没有那么好看,但自己就是喜欢,独一无二的喜欢,偏执到骨子里的喜欢,又有什么办法呢?
苏沐橙坐在离叶修不到五步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杂志,有读没读地看着。
“叶修,”苏沐橙开口,“我喜欢你。”就是这么简单的语气,这样陈述的语气,好像只是在述说着客观真理一样。
即使说了太多遍,苏沐橙还是感觉脸颊发烫,她那精致的小脸染上了一层红晕。
苏沐橙幻想过很多次叶修也这么温柔、这么深情地对她说沐橙,我也喜欢你,但现实和幻想总是不一样的,就像水中的泡沫,即使美丽剔透,却也只是刹那的莲华。
“沐橙,”叶修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转过身来,面对着苏沐橙,眼前的人的害羞的可爱模样尽收眼底,叶修也有了一时的失神,他咬了咬舌头,说:“对不起,沐橙,你知道我对你的喜欢不是那种喜欢。”
“我知道,”即使听多了他的这种冷酷的回答,苏沐橙还是感到一股巨大的悲伤,她没有把悲伤表现在脸上,也没有平时阳光的微笑,她强忍住眼中即将掉落的眼泪,转过身去,说到:“没关系,我只是表达一下而已,你不用在意。”说完,迈开双腿缓慢地离去。
眼泪,终究还是不争气地落下,打在冰冷的地面上。
喜欢一个人是这么容易,而让喜欢的这个人喜欢自己又是那么困难——或许,我和他真的不可能吧。苏沐橙心想。
叶修默默地看着苏沐橙远去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不是不知道苏沐橙对他的爱,只是他一直无法面对,从小到大的妹妹突然要变成自己的女朋友,叶修这个在荣耀中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心慌的荣耀教科书却在这个问题上变得不知所措。
除了已经死去的苏沐秋外,他可以说是最心疼苏沐橙的人,甚至在某方面他比苏沐秋还要在意苏沐橙,他不会也不愿敷衍苏沐橙。
叶修这才注意到衣服上的烟灰,站起来抖了几下,又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点燃,然后深吸一口,缓缓地吐出烟雾。
天气骤变,刚才还是艳阳高照的好日子,现在却乌云密布,天空一下子黑了下来,雷声从远到近,天空中扭曲的闪电把这块黑布撕成了两块但随即又合并起来。
开始下雨了。
苏沐橙站在窗口,还没停止的眼泪随着雨一起落下,一起打在冰冷的地面,向世界抱怨着这无情的人间。
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叶修的呢?苏沐橙自己也不知道,就像每个暗恋别人的人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别人的。
也许是第一次见面,两人四目相对,自己从他看起来很冷漠的眸子里看出了善良。
也许是他住在自己家时,和哥哥一起照顾自己,在得知有男孩子欺负自己时和哥哥一起去教训那个男孩子,
也许是哥哥去世的时候,他把自己抱在怀里,一遍一遍不知疲倦地安慰自己,替自己捋直弯曲的长发,使自己脱离那绝望的深渊。
也许是自己发高烧时,叶修特意推掉了战队的训练,从早陪到晚,一会儿敷冷毛巾,毛巾热了又拿去重新泡在冷水中,使它变冷,替自己熬了一锅实际上并不怎么样的粥,亲口吹冷了一口一口喂自己,在自己喊冷时钻进被窝,紧紧地抱住自己,用他自己的体温来给予自己温暖。
第一次向他吐露心声,是嘉世第一次取得联盟总冠军时,苏沐橙在台下像个狂热粉一样歇斯底里地加油,当屏幕上最终出现荣耀两个大字时,苏沐橙和叶修从后台悄悄溜走,在一个空无一人的小路上,苏沐橙向叶修表白了。
“叶修,我喜欢你。”苏沐橙几乎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喊出了这句话。
苏沐橙不认为叶修会拒绝她,因为在此之前叶修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她,在她那十八岁、正是成年而又青涩的岁月,叶修怎么看都不会讨厌她,苏沐橙不认为还有什么客观原因可以阻挡他们之间的关系。
可她忽略了最简单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叶修的态度,虽然她认为叶修不会拒绝她。
“对不起,沐橙。”叶修从最初的吃惊、木然最后演变成了这不留情面的五个字,一下子把苏沐橙心中的幻想打得粉碎,让她从完美天堂一下子坠入地狱。
“沐橙,我对你的喜欢,只是哥哥对妹妹的喜欢,而不是。。。。。。。你,明白么?”这无情的话语接连而至,彻底粉碎了苏沐橙心中唯一的希望。
这句话随着叶修接下去的沉默不语,以及这死一样的寂静,共同谱写出了苏沐橙人生中的第一次失恋。
这句话本身有多温暖,有多体贴,对当时的脆弱的苏沐橙来说就有多残酷。
苏沐橙被这突如其来的悲哀笼罩了全身,她不再多说什么,和叶修一起沉默地走回了家。
那天,苏沐橙人生中第一次失眠了。
她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刚刚叶修拒绝她时的场景。眼泪,无声无息地从苏沐橙的眼眶里流出,顺着她精致的脸庞下滑,落在被子上,渐渐地,哭声越来越大,被子也被打得透湿。
这是她从苏沐秋死后,哭得最伤心的一次。
人若是能在得知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时就松手,那世界上就会少数以千万、数以亿记的苦情人,那人活着也会轻松许多。可是苏沐橙没想过放弃,她坚信,只是叶修还没接受自己,她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被叶修所同意、所认可。
第二天,当她带着哭红了的双眼和乱乱的长发出现在叶修眼前时,苏沐橙脸上又挂上了他熟悉的阳光的笑容。叶修揉了揉她的头,轻轻说道:“傻瓜。”